富婆为了永葆青春面容,用钱财骗年轻女孩上钩,惊悚电影《夺皮》

娱乐
81阅读

小女孩颤颤巍巍的走进浴室,只见自己的母亲,正躺在满是血水的浴缸里面。女孩面无表情的走进浴缸,抓起浴巾,盖在了母亲身上,随后径直回到床上,准备睡觉。然而,躺到床上的女孩,浑身颤抖不止,随着镜头一转,一个女人正坐在她的床边。女孩颤抖地起身,轻声叫了一声妈妈。听到动静,那个女人缓缓转过身来,正是她刚刚死去的母亲。

一瞬间,小钟猛然从睡梦中惊醒,心有余悸的她,只能硬着头皮投入到了拍摄工作当中。不过,就在拍摄休息的空档,工作人员忽然递过来一封信。小钟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封请帖,大致内容是,小钟母亲的闺蜜因病去世,由于膝下没有子女,希望小钟能去现场负责抬送遗照。

自从小钟母亲在她年幼时离世之后,她便在这个姨妈的资助下,顺利长大成人。如今姨妈去世,小钟自然是有义务前往现场出席,不过,她这次出席葬礼,心里还是抱着能够分到一笔遗产的念头。

小钟当天便乘飞机赶到了姨妈所在的城市,姨妈家的管家前来机场迎接。由于距离葬礼还有几天的时间,管家便让她在家里多住些日子。在前往姨妈家的途中,管家忽然接到一通电话,邻居家的方太太有事想求他帮个忙。

管家在征求了小钟的意见之后,把车开到了邻居家里,小钟则自己坐在车里等他回来。可就在这时,一个神色诡异的女人,忽然敲起了车玻璃,小钟被吓了一跳。女人慌忙解释,自己就是这家的方太太,为了表示感谢他们大半夜赶过来,特地来给她送一杯茶。

小钟喝完茶后,管家便带着她继续上路,可刚走出没多远,路边却忽然走出两个神色诡异的男人,他们径直拦在车前,似乎是有什么企图。不过,当看到车里的管家与小钟后,两个男人却一言不发地让开了去路。

对此,管家只是表示,那两个是从外地过来两个混混,最近一直在这附近游荡。

等到了姨妈家里,小钟就被安排在了二楼的房间。不过,这一路上,小钟心里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,但她自己又说不出什么。恍惚间,她看到走廊上,姨妈与自己母亲的合照,童年时的阴影再一次浮现在了眼前。

小钟强忍着不适感来到楼下,只见大厅里,有个男人正在那跳着舞。一见到小钟,男人便邀请她过来聊天,男人叫李百乐,也是受邀来参加葬礼的。两人简单聊了两句之后,小钟忽然感到一阵倦意,便回到房间休息。

只是,她却不知道,就在自己入睡之后,一个女人悄然走进了她的房间,伸手抚摸着她柔嫩的肌肤,而熟睡的小钟,对此却浑然不知。

第二天一早,小钟感到身体说不出的疲惫,正准备洗个澡,却忽然发现,浴缸里竟然有这一抹血迹。在吃早餐的空档,小钟向李百乐说起了浴缸的血迹,一听这话,他也有几分兴趣,当下便跟着去了浴室。

然而,就在两人前往浴室的路上,小钟偶然间看到墙上姨妈丈夫的照片。画像中,叔叔手上戴着的戒指,竟然与李百乐手上戴着的一模一样,这让他不禁感到有些疑惑。

李百乐检查过浴室之后,确认那就是血液,两人顺着管道,一路调查到了地下室,却在那里面,发现了一群被关在笼子里的鸡,而在鸡笼外面,还有一只血淋淋的死鸡,显然,就是鸡血流进了蓄水池,这才让浴室里出现了血液。

没多久,昨晚那个方太太来到姨妈家里做客,听说小钟昨晚没有睡好,她便建议管家给她点些香薰助眠,小钟此时确实有些疲惫,便跟着管家回去休息。而在两人走后,李百乐则和方太太举杯共饮了起来,举止之间,似乎颇为熟悉。

房间里点起香薰后,小钟很快便睡了过去,睡梦中,她梦到自己和李百乐之间,变得颇为暧昧。李百乐拿起一枚戒指,正准备给她戴上,可就在这时,一旁的浴缸里,却忽然出现了小钟母亲的身影。

忽如其来的一幕,直吓得魂飞魄散,然而,母亲却只是站在李百乐的身后,不住地摇头,仿佛是在警告着她什么。瞬间,小钟猛然从床上惊醒,刚刚的梦境,让她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。于是,他便找到李百乐,向他倾诉着心中的不愉快。

李百乐似乎对小钟有种特殊的情愫,他仔细倾听着小钟的烦恼,时常还出言安慰着她。可就在两人聊得正欢时,院子里却忽然走出两个男人,正是昨晚拦车的那两个混混。

一见那两个人,李百乐立刻拦到了小钟前面,那两个男人逼迫他交出自己的手表,李百乐依言照做。谁知这两个人并没有就此罢休,反而看上了他手上的戒指,李百乐正想反抗,却被他们一把按在地上,强行摘下了戒指。

随着戒指被摘下,李百乐身上忽然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,他挣扎着向一旁的小钟求救。可就在这时,管家却快步走了过来,手上还比划着奇怪的手势。他向小钟表示,李百乐的癫痫犯了,说罢,便径直把他扶回了房间,小钟本想跟着进去,却被管家严厉阻止。

对方过于怪异的举动,让小钟感到十分疑惑。晚饭时,李百乐并没有出现在餐桌上。管家让小钟吃晚饭后,就去清点一下姨妈留下的东西,那些都可以给她,而管家从此往后,也会跟在她的身边。因为姨妈之前说过,自己死后,就要管家把小钟看做是自己对待。

他说这番话时,语气十分古怪,小钟听得心里有些发毛,不慎把酒撒了一身。之后,管家允许她去看望李百乐,此时的李百乐,正带着氧气罩躺在那里,一见小钟进来,他便拼命地捶打着床铺。

可就在这时,小钟偶然间发现,床头的相框里,正放着一张李百乐与姨妈的合照。回到房间之后,小钟努力回想着来到这里的种种怪事,叔叔的手上的戒指,这会正戴在李百乐的手上,而床头的那张照片,两人看上去也很是亲密。不过,在摘下戒指之后,李百乐的反应,也让她起了很大的疑心。

忽然,小钟猛地察觉到了意思不对,她下意识地向床底看去,只见下面正燃烧着一团火焰,火焰当中,似乎还摆着类似法阵一样的东西。看到这一幕,小钟当场就被吓破了胆,她不敢再在房子里多待,准备翻窗逃出去。

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,就在她翻窗途中,却透过隔壁的窗户看到,已经死去的姨妈,正在房间里跳着诡异的舞蹈。惊恐之下,小钟不慎摔下了楼,好在伤得不重,她挣扎着起身,逃到了邻居方太太家求助。

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,自己才刚到不久,管家和李百乐就找了过来。而此时的李百乐,也重新戴上了那枚戒指。直到这会她才知道,方太太竟然跟他们是一伙的。

混乱中,小钟重新回到了母亲自杀的浴室,此时,母亲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她向小钟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原来,姨妈家掌握了一种邪术,能够通过仪式,更换两个人身体,小钟正是被姨妈选中的目标。

恍惚间,小钟缓缓从棺材中醒来,然而,姨妈的邪术已经成功,她的意识已经转移到了姨妈的身上。看着自己这幅苍老的躯体,小钟心中充满了绝望,她发疯似地冲出房间,结果发现,自己的身体正躺在大厅中央,显然,仪式还没有完全成功。

眼见小钟冲到大厅,管家慌忙上前拦住了他,一旁的李百乐,则拿着一枚戒指准备给自己的身体戴上。眼见对方就要得逞,小钟一把推开管家,举起提前找到的刀子,一刀切下了李百乐戴戒指的手。

伴随着戒指脱离李百乐,此时的他也恢复了意识,管家仍不死心,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,关键时刻,李百乐拖着受伤的身体,将那枚戒指,重新带到了小钟手上。伴随着意识逐渐朦胧,小钟便失去了意识。

等她再次醒来时,已经躺在了精神病院的病床上,她静静地看着窗外。似乎还在回想着,自己刚刚经历的一切,究竟是现实,还是一场梦。

来源:江峰说情感
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!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精选推荐

随机推荐